03

    这时电梯来了,几个人一起走进电梯,电梯里的led屏幕正在播放季柏廷代言的一则游戏广告。</p>

    裴临的戏精精神又来了,兴冲冲地说:“哇,哥哥的广告哎,我就是因为哥哥的代言入的这游戏坑,超好玩!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瞥了眼那广告,官方地说:“谢谢支持。”</p>

    “哥哥你也玩吗,我们一起开黑吧,三级头三级甲八倍镜都给你!”</p>

    到时候坑死你!</p>

    “不玩。”季柏廷回答很干脆。</p>

    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骗子!以前二人出席同一个晚会时,裴临分明有看他在休息室玩过。</p>

    裴临不死心:“没事,我可以带你玩,我超强的。”</p>

    “暂时没空闲,”季柏廷防得滴水不漏,“你到了。”</p>

    电梯“叮”地一声,停在裴临所在的楼层。</p>

    “哦,那我走了,哥哥晚安。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看他一脸失落,想说点什么,可电梯已经在缓缓合上了,最终什么都没说。</p>

    裴临则对着合上的电梯门想竖个中指,想到这里都是监控,又生生忍住了。</p>

    哼!</p>

    电梯内,郭宇感叹说:“你这个粉丝,也算追星界劳模了。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不置可否。</p>

    倒是助理之一的小艾撇了撇嘴,说:“这是他维持热度的大筹码,可不是要当成工作一样来努力。”</p>

    郭宇微皱了一下眉:“小艾!”</p>

    这时他们的楼层到了,一行人走出电梯。</p>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嘛,”小艾继续刚刚的话题,她才毕业不久,年轻性子直,又是季柏廷的唯粉,并且是看不惯裴临那一派,不甘心地嘟囔,“看他那死皮赖脸的样子,说是不蹭热度,那现在在微博上挂着的热搜谁买的?”</p>

    走在她前面的季柏廷忽然停住脚步,小艾没及时收脚,差点撞他身上,她忙后退一步,抬头却见到季柏廷一张没什么表情的脸。</p>

    小艾第一次见到季柏廷这种表情,顿时有点怵:“柏、柏哥。”</p>

    “不要把追星的那种想法和情绪带到工作中来,这话我只说一遍,记住了吗?”</p>

    小艾被他身上散发出来强大的压迫感震慑住了,只能拼命地点头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转身就走。</p>

    到了房间,郭宇挥手让两个助理先出去,自己走到季柏廷身边坐下。</p>

    “心情不好?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一手拿着手机看,一手揉了揉眉心:“累。”</p>

    “今天早点休息,明天没通告可以休息一天,”郭宇见他在看微博,感慨说,“今天你是绝对的头条了,突然没了竞争,说实话还怪不不习惯的。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一顿,随即淡淡道:“逝者为大。”</p>

    “唉,”郭宇叹了口气,摸出烟盒,想到这是季柏廷的房间,又放下了,说,“我就是觉得挺可惜的,他还那么年轻。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似乎并不想多聊这个话题,放下手机说:“我去洗澡。”</p>

    可惜有什么用,不习惯又怎么样,季柏廷心说,人都不在了。</p>

    *</p>

    裴临完成了他的追星任务1/1,得知季柏廷近一段时间没有大的活动,大大地松了口气。</p>

    他短时间内都不想看到季柏廷那张棺材脸了!</p>

    他后天有个综艺节目,由他和另一个歌手唱跳开场,要提前过去排练,所以隔日又马不停蹄地赶去录制点。</p>

    这次他经纪人纪芸没有来,由丹丹陪同,由于行程公开,机场来了不少接机的粉丝。</p>

    机场安排了保安护送,才露头,外面就响起粉丝们的尖叫声,丹丹伸长脖子看了眼,惊呼:“哇塞,来了好多人,临哥你好有牌面啊!”</p>

    裴临的脚步顿了顿。</p>

    丹丹嘿嘿笑说:“临哥,是不是被震惊到了?”</p>

    “对我被震惊到了。”裴临说,这现场就两百来人吧,也叫......有牌面?</p>

    那他以前那人山人海的接机粉丝,是不是应该叫牌牌牌牌牌牌牌牌牌面?</p>

    咳咳咳。</p>

    裴临走出来,冲粉丝们招手,引来一阵更疯狂的尖叫,裴临于是摘掉墨镜,风骚地冲她们抛了个飞吻,本来就震天的尖叫声瞬间撕心裂肺起来。</p>

    “崽崽妈妈不许你这么撩啊啊啊啊!”</p>

    “老公亲我了,我不能呼吸了!”</p>

    “临临你变了,是谁把你教得这么骚的!但我喜欢啊啊啊啊!”</p>

    ......</p>

    丹丹也瞪大眼,她跟了裴临一年,只觉得这个大男孩好看是好看,但性子一直比较木讷呆板,粉丝给他接机只会挥手微微一笑,互动都少,何时这么骚气过!</p>

    不过他那一下真的好撩,有个别粉丝激动得都翻白眼了。</p>

    早应该这么营业才吸粉嘛!</p>

    节目组安排的车等在外面,直奔下榻的酒店。</p>

    他们在酒店准备了练习室,供他们排练。</p>

    裴临到练习室时,跟他一起那歌手还没来,舞蹈老师已经到了,自我介绍姓刘,裴临就叫她刘老师。</p>

    刘老师之前并不认识裴临,见到他眼里尽是惊艳之色,做她这一行,明星接触多了,可还是第一次看到长得这么好看而又富有灵性的明星,冲她一笑,山河日月都失了色。</p>

    这颜值,唱歌、跳舞、演戏,只要有一样出色,都定然星途坦荡,大红大紫。</p>

    “许老师还没来,裴老师你先热一下身吧。”刘老师说。</p>

    “好,”裴临把手机交给丹丹保管,又对刘老师说,“叫我裴临就好了,不用那么客气。”</p>

    刘老师对他好感瞬间又增加了一分,笑眯眯地答应了。</p>

    十分钟后,那位歌手终于来了。</p>

    歌手叫许弋乐,出道五年多了,去年年底凭着一首情歌爆红。</p>

    许弋乐打心底地看不上裴临,裴临无论是唱功还是跳舞的功底,都平庸得不行,要不是蹭季柏廷的热度,现在都不知道还在几百线开外。</p>

    跟这种人一起开场秀,简直是对他专业的侮辱!</p>

    节目组负责接待的人给他们互相做了介绍,裴临以前虽然是顶流,但一直没有什么架子,主动伸出手,说:“久仰。”</p>

    许弋乐的手抄在运动裤兜里,并不跟他握,微微偏开脸,说:“客套话就不说了,先开始吧,笨鸟不先飞,等下通宵都练不好。”</p>

    接待那人的笑容僵在了脸上。</p>

    丹丹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,正要跳出来给裴临找场子,被他一个眼神制止了。</p>

    裴临从容地收回手,微笑:“前辈说的是,那就开始吧。”</p>

    不知有意还是无意,裴临咬重了前辈二字,让许弋乐特别不舒服,感觉对方在讽刺他。</p>

    接待的人本以为要发生冲突事件,见裴临脾气这么好松了口气,赶紧说:“那我就不耽误了,你们赶紧开始练习吧。”</p>

    刘老师把刚刚的一切都看在眼里,见裴临一点不生气,心里暗暗赞叹他气度真大,对他又添了几分好感。</p>

    “我们先练习舞蹈部分,这个舞蹈总共时长两分钟,我先示范一遍,你们有个总体印象,等下再一节一节地学,好吧?”刘老师说。</p>

    二人都点头说好。</p>

    刘老师便先跳了一遍,这是一段节奏感很强的舞蹈,跳起来很嗨很帅,可能考虑到时间原因,总体难度并不大,裴临还是郁谨时唱跳出身的,看一遍就基本会了。</p>

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,刘老师跳完整段后,开始拆分教学。</p>

    她先教了第一小节,等他们记住后,让他们对着镜子练习,她帮忙纠正动作。</p>

    刘老师更关注裴临,所以先把注意力放到他身上,结果就被惊到了。</p>

    只见裴临流畅地把她刚刚教那一小节跳下来,每一个动作都到位又极富自己的特色,有种撩人的“骚”气,比她预期的效果还要炸裂。</p>

    而且他的舞蹈特别具有感染力,气场全开,如果这是在台上,绝对能完全点燃观众情绪,嗨爆全场。</p>

    反观旁边的许弋乐,动作明显生涩了不少,还有不少需要调整之处。</p>

    “裴临你可以先去一边休息了,弋乐几个动作需要纠正一下,熟练度也不够。”</p>

    许弋乐压根不屑于看裴临,所以不知道他的情况,一听这话以为自己耳朵出错了。</p>

    “不是,他休息?凭什么!”</p>

    刘老师实在不太喜欢许弋乐,只是基于职业操守没有表现出来,她没有废话,说:“裴临你再跳一遍。”</p>

    “好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扶了下帽子,又跳了一遍,刘老师惊奇地发现,她以为上一遍已经够完美了,裴临却让她见识到了什么叫还能更完美。</p>

    许弋乐则不可思议地瞪大眼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几乎脱口而出:“这舞你是不是以前就跳过?”</p>

    裴临好久没见到这种活的智障了,有点怀疑此人脑子是不是被僵尸啃过。</p>

    要他以前,准要怼这现眼货了。</p>

    眼下,他只是看向刘老师,笑了笑:“这段舞应该是刘老师新编的吧。”</p>

    刘老师含笑点头。</p>

    许弋乐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艹!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