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

    三人到了谭老师家的声乐室。</p>

    谭老师说:“刚好,我给小裴也上了有五节课,是时候该验收一下成果了,今天我们就当是阶段性的小测,小裴没问题吧?”</p>

    没问题,看老子怎么碾压季柏廷!</p>

    裴临不好意思地看了季柏廷一眼:“在您二位面前献丑,我有点慌。”</p>

    “是怕在你偶像面前献丑吧,”谭老师很懂地说,笑道,“不用妄自菲薄,你偶像近年来心思都在演戏上,唱功早不行了。”</p>

    这话就很顺耳!</p>

    裴临:“哥哥在我心里永远是最好的。”</p>

    一直没言语的季柏廷挑了挑眉。</p>

    谭老师看他是中毒太深没治了,又无奈又好笑,拍了拍他肩膀:“那边有考核曲目,你去选一首吧。”</p>

    说着,又指了指一角的钢琴,对季柏廷说:“你来给你的小粉丝伴奏吧。”</p>

    “嗯。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走到钢琴前,打开钢琴盖,坐下来。</p>

    他气质好,今天又是白衬衣黑裤的搭配,坐在钢琴前,犹如王子降临,天生优雅,自带光芒,让人挪不开眼。</p>

    要这是一场表演,他的那些女友粉估计已经窒息了。</p>

    裴临心里的柠檬精也泛滥成灾了。</p>

    草草草,居然这么帅!</p>

    裴临选的曲目直接同步到钢琴前的显示屏上,季柏廷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黑白琴键上。</p>

    “开始了。”季柏廷说。</p>

    随即,悠扬的旋律自他指尖流淌出来,裴临把柠檬精一脚踹进小黑屋关好,也收敛心神,专心跟着伴奏唱起来。</p>

    之前被撕台风像郁谨的事情,让裴临很深刻地认识到,不作出一点改变,他还会被撕,所以他也在努力改变唱法风格。</p>

    谭老师在一旁听得不住点头,显然对自己两个弟子都很满意。</p>

    一曲终了,裴临从投入的状态脱离出来,希冀地看向谭老师。</p>

    快夸我比季柏廷强!</p>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谭老师却看向季柏廷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合上钢琴盖,淡淡地说:“一般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:“..............”</p>

    我忍,我忍......艹!你更强你来啊。</p>

    谭老师失笑:“你这样会伤你小粉丝心的。”</p>

    “太过注重演唱技巧而忽略感情分享,老师您别说没听出来。”</p>

    额......裴临身为局中人,真不知道自己存在这个问题。</p>

    但他唱歌确实很注重技巧,各种尾音转音,仿佛谱写一篇文章,喜欢用各种优美的辞藻堆砌。</p>

    谭老师当然听出来了,不过:“如果一点问题都没有,要我这个老师做什么,你啊,就是太严格了。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扶了下眼睛,勾了勾嘴角,说:“老师,看来我暂时不用担心我的大师兄地位会被撼动了,我就不耽误您上课了,我出去陪师娘。”</p>

    谭老师点头:“去吧。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开门出去,从头至尾,都没看裴临一眼。</p>

    裴临当然并不想被他看,被对家指出毛病,他有点无地自容。</p>

    不过他总觉得这个季柏廷有点毛病,忽冷忽热的。</p>

    肾虚吧!</p>

    谭老师见他垂着眼,笑问:“是不是粉丝滤镜被打破了?他这人就这狗脾气,谁的面子都不给,其实没什么恶意,也是为你好,你这个问题也是我一直想说的问题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点头,语气诚恳:“我会努力改的。”</p>

    既然知道自己有这个问题,他就不会让它留着成为别人的诟病。</p>

    ......</p>

    上完课已经到了午饭时间,谭夫人亲自下厨做了一桌饭菜招待季柏廷和裴临。</p>

    吃完饭,谭老师夫妇要午休,二人便起身告辞了。</p>

    “哦,对了,”他们临出门时,谭老师想到了什么,嘱咐季柏廷,“你等下带小裴一程,我们这小区不让陌生车辆进来,小裴每次都要走到外面打车,怪远的。”</p>

    “......”不,他愿意走!他不想再营业了!</p>

    原主是个马路杀手,虽然有驾照,却一直没有买车,裴临穿过来后买了辆,不过还没提,这阵子来谭老师这边上课都打车来。</p>

    谭老师家里小区门口是有一段距离,但他真的真的愿意走。</p>

    “麻烦的话就......”</p>

    “好。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一个好字,截断了他全部后话。</p>

    裴临泪流满面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今天开的是一辆银灰色小跑,停在楼下的停车处,人家自动离他车三米远,唯恐蹭破一点漆面,要赔得倾家荡产。</p>

    裴临坐进副驾,思索着小粉丝第一次做偶像的车该是什么反应。</p>

    激动,兴奋,拼命吹彩虹屁?</p>

    他赞美之词还没说出来,季柏廷打开车内的音响,食指抵在嘴边,示意他安静。</p>

    很好,虚假营业都省了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的手指在车载屏幕上按了几下,接着,一段熟悉的音乐自车载音响里流淌出来——居然是郁谨的歌。</p>

    这首歌叫《夜行》,是郁谨的成名作,当初他唱功还稍显稚嫩,不过如果是发行版的话,会有百万修音师修到完美无缺。</p>

    但这狗日的听的是现场版的!当时他边唱边跳,仔细听还能听出气息有点不稳。</p>

    “......”这是在公开处刑他么?</p>

    裴临偷偷看了眼季柏廷,后者面无表情,发动车子,跑车引擎轰鸣,“嗡”地一声往小区门口驶去。</p>

    “地址。”季柏廷说。</p>

    “什么?”</p>

    裴临还沉浸在悲愤中,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问他家的地址,又往回找补说:“你就在小区门口把我放下来吧,我自己打车回去。”</p>

    “地址。”季柏廷又重复了一遍。</p>

    “......”有没有人说你很适合演霸道总裁啊季大明星。</p>

    裴临只好报上地址,见季柏廷没有任何说话的意思,乐得清闲。</p>

    正在这时,车里的音乐终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