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

    其他人也注意到了门口的动静。</p>

    跟其他人经纪人助理司机一堆跟着比起来,作为本节目咖位最高的大导师季柏廷,算得上是轻装从简,他身边只有个经纪人郭宇,连助理都没带,自己手上还拉着个小小的行李箱。</p>

    跟谭老师家那天斯文败类的打扮不同,今天的季柏廷一身休闲,胸前挂着个墨镜,看起来阳光帅气,跟刚从学校出来的大学生一样。</p>

    都28岁的老男人了,装什么嫩,裴临腹诽。</p>

    ......28岁的男人们集体觉得被冒犯了。</p>

    黄心远看到季柏廷,面上一喜,也顾不得裴临了,整理了下表情,乖巧地跟季柏廷打招呼:“季老师,您来了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不甘示弱地眼睛一亮:“哥哥!”</p>

    ......靠!怎么活像在皇帝面前争宠?</p>

    季柏廷——一个裴临穿越后碰到他两次,一会儿态度礼貌疏离甚至冷漠,一会儿又似笑非笑打趣他的精分,这会儿如沐春风地冲他们打招呼,微笑道:“你们好,在聊天呢?”</p>

    “我们在聊探讨唱歌技巧方面的事情呢,”黄心远急于在大导师面前留下个专业突出的好印象,笑道,“他还说是我粉丝,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:“???”</p>

    我只说我很崇拜你,怎么就成你粉丝了!</p>

    不要偷换概念破坏我唯粉的人设好么!</p>

    不过裴临没有争辩,他争辩等于当面打黄心远的脸,他没有情商低到这种地步,因此只能保持沉默。</p>

    陈煜神色却有点复杂。</p>

    想当初带着郁谨时,郁谨见到季柏廷,整个人那个叫张扬自信,如今物是人非,他带的人都要变相讨好季柏廷了。</p>

    当然,陈煜不知道,他曾经的艺人,现在已经沦为脑残粉了。</p>

    “是么,”季柏廷轻笑,并不以为意,用导师的口吻说,“那你们加油,后天比赛争取都出线。”</p>

    “好,我们会努力的,谢谢季老师,”黄心远害羞笑笑,又很有分寸地说,“那我就不打扰季老师啦。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含笑点头。</p>

    黄心远又跟裴临打了招呼,互留了联系方式,便和陈煜便往一楼餐厅方向去了。</p>

    等裴临加完黄心远的微信,见到季柏廷正站在那里玩手机,等郭宇办入住。</p>

    裴临他们的入住手续已经办好了,但纪芸扯了扯裴临的袖子,裴临看她,见她朝自己用口型一字一顿地说:“人-设-不-能-崩。”</p>

    说着,她朝季柏廷的方向挤了挤眼,示意他上。</p>

    “.............”</p>

    这里不但有他们,还有节目组负责接待他们的人和酒店前台在,如果裴临在偶像面前什么表示都没有,还疑似爬墙,平白给人落把柄,万一哪个嘴碎的说出去,人设必崩。</p>

    裴临于是只好硬着头皮,上去,用很心虚的口吻叫:“哥哥......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没有恢复冷漠,依旧笑得谦和有礼:“嗯?怎么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我没有爬墙,”裴临小声解释,“我只说崇拜他,我崇拜的人很多,但只有对哥哥,是发自内心的喜爱。”</p>

    呕,他吐了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脸上微笑不变:“谢谢,我很荣幸。”</p>

    “能喜欢哥哥这么优秀的人,才是我的荣幸,”裴临仰起脸看着季柏廷,认真地说,“我也会努力变得像哥哥一样优秀。”</p>

    这话是发自内心的,不过裴临的目标是比季柏廷更优秀。</p>

    把曾经的偶像踩在脚下什么的,想想就很苏爽有木有!</p>

    季柏廷见他漂亮的桃花眼里闪烁着坚定的光亮,伸手拍了拍裴临的肩膀:“加油,我很期待。”</p>

    郭宇办完入住手续,见受到季柏廷鼓舞的裴临欢天喜地地走了,面色有点复杂。</p>

    一直到回房间,他关上门,说:“想不到裴临真敢来啊,他不怕一轮淘汰被嘲讽死么?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脸上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温煦,他把行李箱放套间外面,淡淡地说:“舞台总有胜者败者。”</p>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,比如刚刚那个黄心远,就算他一轮淘汰,粉丝也肯定不会觉得他不行或者怎么样,他有作品有实力,这种锦上添花的花能添则添,添不上也算上了一次大舞台,但裴临不一样,他没作品专靠蹭热度出名,唱跳出身又没实力,不是来上赶着给人家送菜么。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听完他的话,想到在谭老师家听到他唱的那一首,说:“他不会第一轮淘汰。”</p>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正要给季柏廷整理行李的郭宇瞪大眼,看着季柏廷,“你不会想给你那个小粉丝开后门吧!”</p>

    以季柏廷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性格,还真干得出来!</p>

    “是了,”郭宇想到什么,说,“那天我记得你是看完他唱跳的视频,忽然决定来当导师,你不会,不会......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扬眉:“不会什么?”</p>

    “不会想把他挖到工作室来吧!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所以这种不能陪他玩游戏还脑回路清奇的经纪人留着有何用!</p>

    不过他会决定来,确实跟裴临有关。</p>

    那天,季柏廷看到裴临跳舞的视频时,产生过很荒谬的想法,因为那种台风,止郁谨一家。</p>

    他和郁谨对家多年,郁谨在他面前甚至连伪装都不屑,臭屁得狠,季柏廷对他也没什么好感。</p>

    他太张扬了。</p>

    特别是跳舞撩得粉丝嗷嗷叫的样子,很吸引人,又很欠揍,让人恨不得把他从台上拖下来揍一顿,让他收敛点,不许360度无差别地瞎放电瞎撩!</p>

    直到前阵子郁谨出事。</p>

    他们明明不算熟,季柏廷却感觉心里无端被挖走了一大块,空空的很难过,像是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,他才反应过来,他好像......有点......喜欢郁谨。</p>

    可惜,他们已经阴阳两隔。</p>

    所以,当时看到那视频,他才会鬼迷心窍地决定来《偶像之声》当老师,甚至借着跟谭老师的师生关系,亲自去确认,然后又被他否定了。</p>

    唱法不一样。</p>

    而且,如果是那人在他面前,不给他翻个大大的白眼就已经算很礼貌了,要他放下身段哥哥长哥哥短地吹他彩虹屁,估计给他一刀更痛快。</p>

    然而,季柏廷不了解郁谨,也不知道他其实有多能屈能伸......</p>

    ***</p>

    《偶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