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

    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</p>

    导演最先反应过来,咳了咳,干笑说:“让你甩头不是这样甩,你这也太野了,真头发也经不住这种折腾啊。”</p>

    “哦好,好的。”裴临也尴尬地咳了咳,心说这他妈不会是一则虚假广告吧!</p>

    “你要那种看着很用力,其实不用力地甩,这样,这样。”</p>

    导演给他示范甩头动作,见裴临点头表示懂了,又招呼造型师:“再给他戴上试试。”</p>

    造型师扭着腰过来给他重新戴,全场估计就他一个人还在状况外,边给裴临戴假发边花痴:“你刚刚甩头的动作好狂野好霸气哦~甩进我心坎里去了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:“???”</p>

    别了别了,裴临一个激灵,见他戴好了,赶紧站起来,尝试按照导演所说的幅度甩动头。</p>

    这下确实没掉。</p>

    他又悄悄加了力度,发现这假发确实还算牢固。</p>

    ——只要不是像他刚刚那种抱着考验它是不是真甩不掉的力度,都不会掉。</p>

    裴临松了口气。</p>

    幸好幸好,不是虚假广告,不然要他欺骗消费者,他宁愿违约赔钱也不会继续代言的。</p>

    导演见他准备好了,招呼众人准备开拍。</p>

    外景已经搭好了,选的是一个人流量少的超高档消费商场门口,背景建筑华丽,很适合拍广告。</p>

    裴临一走出来,正在忙碌的工作人员,甚至经过的路人,都情不自禁地把目光往他身上瞟。</p>

    太惹眼了。</p>

    品牌方给裴临准备的假发质感特别好,阳光一照,还有点微微反光,桃花眼在妆容的修饰下含笑勾魂,透出几分不正经的味道,衬得他整个人痞帅痞帅。</p>

    金主爸爸笑了。</p>

    导演却不轻松。</p>

    他不止一次给裴临这种非科班出身的流量拍过代言广告,平面广告还好,大家都是拍惯了照的,很会找镜头。</p>

    但动态广告就磨人了,表情不自然,不会走位,肢体僵硬,故意耍酷,什么千奇百怪的毛病都有,让人又好气又好笑,只能一遍遍地ng重拍。</p>

    所以他也做好了今天要磨一天的准备。</p>

    然而出人意料,裴临镜头感特别好,那些没拍过戏的新人有的毛病,他一个都没有。</p>

    他像是经历过千锤百炼一般,无论是动作,眼神还是情绪,都精准到位。</p>

    要不是这广告实在过于沙雕导致路演频频笑场,估计上午就拍完了。</p>

    中午休息时,导演端着盒饭,坐到裴临旁边,裴临看着像养尊处优的小少爷,吃盒饭也不见他嫌弃,反而吃得很香的样子,让跟他一起吃的人都倍加有食欲。</p>

    导演对他好感度又上升一个等级,问:“小裴以后有向演艺圈发展的想法吗,我看你戏感很好啊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笑了笑,说:“有机会的话当然。”</p>

    流量基本是靠颜值和青春在吃饭,不转型只会被更有爆点的鲜肉们淘汰,顶流如季柏廷,这几年也是在往影视圈方向发展,为转型做准备。</p>

    他是郁谨时亦然。</p>

    现在的裴临虽然还年轻,但他没有任何作品傍身,只是凭借着一个人设成了二线,《偶像之声》或许可以把他人气拉到更高,但终究站不住脚,过气也快。</p>

    他要么出新歌专辑,要么推出口碑不错的影视作品,事业才能更进一步。</p>

    当然裴临的目标是二线发展。</p>

    导演吃了一口饭,笑说:“我这边也认识几个影视导演和制片人,回头帮你问问,看看有没有缺人的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有点受宠若惊,不过他反应很快,说:“谢谢章导抬爱,那麻烦您啦。”</p>

    导演摆手,浑不在意地说:“举手之劳,你这天赋,应该有更好的发展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心说这可不是天赋,而是下了苦功夫练出来的,他以前也不是科班出身,为了锻炼演技还去影视学院进修了一年。</p>

    他深知这是积累人脉的好机会,忙拿出手机,主动加了导演微信。</p>

    下午拍完才三点多,坐上保姆车后,丹丹把他手机递过来,说:“临哥,你爱豆发新歌啦,芸姐让你快去转发打榜!”</p>

    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他还在这里积累进军演艺圈的人脉呢,他对家又发新歌了,这对比,令人心碎。</p>

    还tm要给他打榜,老子不仅会打榜,还会打蛋,哥哥你要不要体验一下啊!</p>

    裴临不情不愿地登录柏树底下看星星的号,果然看到特殊关注的季柏廷,在13点14分,发了首新歌。</p>

    《兔先生》?!</p>

    哎哟卧槽这名字!季柏廷改走卖萌路线了?</p>

    裴临瞬间来了兴致,还脑补出了季柏廷一本正经地唱“我们一起学兔叫,一起咕咕咕咕”的场面,先把自己逗乐了。</p>

    艹,要真这样,他绝对把原主全部小号开来给他打榜,把他牢牢钉在第一位置,让全世界的人都看他卖萌!</p>

    裴临一边脑补着傻乐,一边摸出耳机,听听季柏廷唱了什么鬼。</p>

    “栅栏环成的天堑,

    隔在你我之间,

    靠得再近都离得很远。

    如今你终于奔赴自由的草原,

    是否会记得,曾与你对望的少年。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饱含忧伤的低哑嗓音顺着耳机线,汇流入耳,裴临笑容僵在脸上。</p>

    这歌......好悲啊。</p>

    他下意识点开评论区。</p>

    评论区已经哭死一茬的柏叶了,全部都被虐了,什么“宝贝别难过,我们都是宝贝的兔先生”,“哭死了,兔先生在天堂肯定也很想哥哥”,“呜呜呜,我以后再也不吃兔子了”。</p>

    ......等等,麻辣兔头那么好吃,为什么要因为一首歌不吃兔子!</p>

    裴临面无表情地点了转发。</p>

    柏树底下看星星:[悲伤][悲伤]哥哥那么善良,相信兔先生会涅槃重生回哥哥身边的//@季柏廷:《兔先生》-季柏廷#亚洲新歌榜#</p>

    想想那画面,一只红眼白毛的兔子,半夜回魂,挂在床顶直勾勾地盯着熟睡的季柏廷,吓死他!</p>

    转发完,又顺手给他的新歌打了榜,正要下,看到挺多评论冒出来,裴临又忍不住瞧了眼,结果看完就后悔了。</p>

    热评第一:[悲伤]期待星大的翻唱</p>

    热评第二:我好难过,需要星大的翻唱才能治愈</p>

    裴临:“???”</p>

    不是,他说了要翻唱了吗?这些人怎么就期待起来了!</p>

    裴临翻了下原主以前的微博,然后发现,季柏廷的每首新歌,对方都会光速出个翻唱版本。</p>

    裴临两眼一黑。</p>

    “临哥你没事吧?”丹丹看裴临脸色不好,担心地问。</p>

    裴临一脸虚弱:“没事。”</p>

    他只是有点生无可恋。</p>

    有什么比要学唱对家的歌更让人绝望!</p>

    他跟季柏廷,一定是八字相克,注定不能善终那种!</p>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丹丹半信半疑,又说,“临哥,你被挂了!”</p>

    “什么被挂了?”裴临不觉得自己最近有什么黑点。</p>

    丹丹她把自己的手机打开,手指动了几下,然后递到裴临面前:“看,这个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接过手机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