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

    丹丹第一个发现裴临用了季柏廷的照片做屏保――候机的时候裴临去洗手间, 让她拿着手机,她不小心按到了音量键,就发现了。</p>

    其实以前裴临还粉着季柏廷的时候, 也用过他的照片做屏保, 这不足以令她惊奇,但她注意到了这是一张自拍,季柏廷身上穿着的衣服, 分明是刚刚她在大堂看到的那一件!</p>

    背景也是酒店大堂。

    这说明了什么!yoyoyoyo~</p>

    裴临上完洗手间回来, 看到丹丹正一脸奸笑地看他, 伸手弹她脑门:“又看到什么邪恶的东西了?”</p>

    丹丹摁亮他手机屏幕,在他面前晃了晃,继续奸笑:“脱粉的临哥,季老师的自拍香不香?”</p>

    裴临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不提这件事我们还是好朋友。</p>

    他一把夺过手机:“把你看到的这一段从你记忆里删掉, 立刻,不然扣你工资!”</p>

    丹丹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小助理没人权,霸道总裁也不带这么演的!</p>

    裴临回到家第一件事, 就是让不瘦100斤不改名妹子帮忙p图,这次他又照了不少季柏廷的现场照,男友粉的人设不能崩!</p>

    不瘦100斤不改名作为郁谨真爱粉, 上次听裴临自黑完后,成功从他墙上掉下来。</p>

    这让裴临觉得特别过意不去, 让陈煜把他之前典藏限量版专辑拿过来, 亲手签了名寄给她, 对她只说是当初自己抢到的。</p>

    那专辑当时就炒得非常火热, 现在随着他的离世更加珍贵, 不瘦100斤不改名拿到开心死了,甚至还给季柏廷的p图在三倍基础上打了11折。</p>

    没错, 11折,他妈的又涨价了!</p>

    她高兴的方式就是给对家涨价,就问你气不气!</p>

    他不是没钱,也不是心疼钱,就是不想给季柏廷花钱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还欠他10万块呢泪流满面。</p>

    不瘦100斤不改名妹子把图传过来后,裴临付了钱,看着精修的图片里帅得惨绝人寰的人,磨牙。</p>

    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半晌,一个绝妙的主意冒上心头。</p>

    裴临打开微信,给季柏廷发了一张他觉得最好看的。</p>

    【随你:哥哥,看,是不是把你修得特别帅!是不是都要被自己的颜值迷倒了!】</p>

    季柏廷估计也刚好在看手机,很快回过来了。</p>

    【哥哥:你自己修的?】</p>

    【随你:不是,花钱修的】</p>

    笑话,他要是说自己修的,等下季柏廷让他当场给他修个图,那他不得原地去世。</p>

    裴临被他坑了两次,用血与泪的教训记住了不能自己挖坑自己跳的真理。</p>

    都在相册里找图的季柏廷看到这条消息,手指微顿。</p>

    真遗憾。</p>

    【哥哥:嗯,修得好看很精致】</p>

    【随你:我也觉得!所以,哥哥,你工作室官博要图吗,我这边多了,给你几张!】

    【哥哥:可以。】</p>

    裴临见他咬钩了,给他一连发了好几张图过去。</p>

    【随你:好看的都给哥哥啦!以后哥哥的工作室要修图可以找我,我250一张找她修的,想办法帮哥哥讲到200!】</p>

    其实他是150一张修的,现在市面上精修图价格50,季柏廷这赔钱货的要3倍所以150,打了11折后变成165,那他还可以从季柏廷那边赚35。</p>

    他真是生意天才!</p>

    赚不赚钱不重要,重要的是可以坑季柏廷,就很快乐。</p>

    【哥哥:......】</p>

    【哥哥:你把修图者的联系方式给我】</p>

    裴临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你踏马不按常理出牌!</p>

    他一脚蹬掉被子,把被子当做季柏廷蹬了好几脚,还给被子配音“啊、疼”“裴临大哥饶命!”“郁谨爸爸我错了”,才稍稍解气。</p>

    继续打字。</p>

    【随你:qaq干嘛呀哥哥,你是不放心我怕我赚差价么,你这样想我我太难过了】</p>

    季柏廷坐在酒店的沙发上,修长的双腿交叠着,看到这条消息,原本淡漠的脸上,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容来。</p>

    小朋友,你不打自招了啊,要不是裴临说,他根本没有往那方面想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屏幕上跳跃,补充完自己内心刚刚真实的想法。</p>

    【哥哥:我是觉得你这傻子被坑了,帮你起诉他】</p>

    裴临:“..............”</p>

    这天聊不下去了。</p>

    【裴临:qaq是吗,我不太懂市价,就觉得哥哥的一定要最好最贵的!那我以后不找她了,骗子!】</p>

    季柏廷轻笑,你才是小骗子。</p>

    不过他没揭穿他,不然就没意思了。</p>

    【季柏廷:好。】</p>

    ***</p>

    裴父生日的当天,裴临开车回裴家,给他庆生。</p>

    裴父喜欢表,裴临给他买了一块40多万的表作为生日礼物,那块表裴父垂涎很久了,但有点贵,一直舍不得下手。</p>

    “太破费了,这么贵的表,太破费了。”裴父嘴上说着,却拿着那块手表舍不得松手。</p>

    裴临轻笑:“给爸花钱我心里高兴,来,我给您戴上。”</p>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裴父把表递给他,又把自己的旧表拿下来,让他戴。</p>

    裴临细心地给他戴好,又调整了松紧,夸赞说:“很帅。”</p>

    裴父当即笑开了花。</p>

    一边的张倩倩看到这幅其乐融融的场面,脸色十分难看,她最担心的就是裴父和裴临的关系改善,原因很狗血,为了争家产。</p>

    可恨她儿子才上小学,而裴父已经年近50,她最怕等不到自己儿子成年,裴父就不行了,所以她只能努力排挤裴临,疏离他们父子二人的关系。</p>

    可惜她儿子裴一点都不懂当妈的苦心,眼巴巴地看着裴临:“哥哥,我呢?”</p>

    “皓皓!”张倩倩瞪他,“你又不过生日,要什么礼物!”</p>

    裴委屈:“以前我不过生日哥哥也给我带礼物的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轻笑:“皓皓当然也有,来,给你。”</p>

    说着,把准备好的礼物盒子递给他,是一块智能手表。</p>

    “谢谢哥哥!哥哥最好了!”裴高兴得恨不得亲裴临一口,一蹦一跳地拿着智能手表研究去了。

    张倩倩的脸色更难看了,裴临才想起什么似地,看着她说:“哦,忘了给阿姨也买礼物,不好意思啊。”</p>

    张倩倩冷冷地:“我也不需要。”</p>

    “这样......我本来看van cleef的项链新品挺适合你的,阿姨不需要的话,我就不浪费钱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!!!”不,她想要,打脸来得太快,张倩倩厚着脸皮说,“没事,你可以下次带给阿姨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,说:“限量版的,哪还有下次。”</p>

    张倩倩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什么新品限量版,他就是想耍她!</p>

&n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