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

    裴临在群里n瑟完后, 林双韫就没冒泡了,也不知道是气傻了还是哭唧唧去了。</p>

    裴临n瑟地笑,太没战斗力了, 这点就受不了了。</p>

    那要是让林双韫知道季柏廷亲手拍自拍, 给他做屏保和桌面,他是不是得原地昏厥过去。</p>

    不对,这有什么好得意的!</p>

    裴临伸手拍自己的脑门, 脑残了吧你。</p>

    而且拿到票, 就意味着要去现场举牌子了, 都不用他告诉,季柏廷比他先知道他的位置......</p>

    裴临瞬间生无可恋,在淘宝下单了一个灯牌,默默地在心里祈祷座位不要太靠前。</p>

    晚饭是在裴家吃的, 裴父生日只叫了几个相熟的朋友来家里庆祝,裴临被灌了点酒不能开车,晚上就住在裴家。</p>

    他们家的楼是复式的, 裴父张倩倩睡一楼,裴临和裴则占了二楼的两个房间。</p>

    裴抱着自己的小枕头过来,非要跟哥哥一起睡, 裴临对他并无恶感,摸了摸他的头, 让他先上床, 自己拿了睡衣去洗澡。</p>

    “哥哥, 我可以玩一会你的手机吗?”裴眼巴巴地看着他。</p>

    “玩吧, ”裴临知道张倩倩不怎么让他玩手机, 怕他玩物丧志,说, “锁屏密码290215。”</p>

    “好,耶,哥哥万岁~”裴快乐地扑向他手机。</p>

    裴临哭笑不得,敢情他不是想跟他睡,而是想玩他手机。</p>

    他去外面浴室洗澡,脱了衣服打开花洒,里面冒出来的却是比体温还低的温水,接近于凉水的温度,他抬眼看了眼热水器的刻度,果然已经快偏到最低位置了。</p>

    “......”不用想,肯定是张倩倩的杰作。</p>

    难怪她今天还没吃饭就催裴先去洗澡,原来是憋着这坏水呢。</p>

    裴临嗤笑,这女人为了不让他好过,真的无所不用其极。</p>

    如今才五月份,还没到洗冷水的时期,不过裴临懒得去楼下重新洗了,谁也不知道楼下还有没有水,草草就着温水冲洗了一下,回房间。</p>

    “哥哥,这个人也是你的老公吗?”</p>

    见他进来,裴指着他手机屏幕上的季柏廷,问他。</p>

    裴临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现在的小学生都这么开放了吗?</p>

    裴临过去轻敲他的头:“小小年纪就会胡说八道,谁教你的。”</p>

    “我不要人教也知道,他是我们班好多女生的老公。”裴天真地说。</p>

    裴临:“............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这个禽兽,连10岁的小朋友都不放过,太丧病了。</p>

    “她们还把他的照片贴课桌可书本上,说这样老公可以带给他们幸运,保佑她们考满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你们开心就好。</p>

    裴临调侃:“那他是不是也是你老公。”</p>

    “才不是,我不喜欢他,”裴嘟起嘴,“彤彤要做他老婆,不做我老婆。”</p>

    噗哈哈哈,这他妈是什么八点档狗血剧。</p>

    裴却抬起脸看他,认真地说:“哥哥,你也经常上电视,是不是认识他呀,你让他不要做彤彤老公好不好,他都那么多的老婆了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憋着笑,说:“好,我会跟他说的。”</p>

    隔日,裴临跟裴起来时,裴父已经去上班了,张倩倩做好了早饭,但没有裴临的份。</p>

    裴想说什么,被张倩倩冷脸催着赶紧吃,上课要迟到了,裴有点怕他妈,不敢之吱声了。</p>

    只是在张倩倩转身去厨房时,把自己的鸡蛋推到裴临面前,小声说:“哥哥,这个给你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把蛋推回去,笑着扯淡说:“我要减肥,不吃早餐,你吃吧。”</p>

    裴信了,又乖乖吃自己的,裴临去泡了一杯咖啡,坐在旁边沙发上喝着,张倩倩从厨房端了杯热牛奶出来搁在裴面前,忽然听到“咚”地一声。</p>

    她抬头,看到裴临手上的咖啡杯不知怎么地掉了,满满一杯咖啡,悉数泼在了地上的波斯手工毯上。</p>

    那地毯米驼色的,一滩咖啡污渍别提多显眼。</p>

    张倩倩顿时怒了:“你脑瘫啊连个杯子都端不稳,不知道这地毯很贵吗?”</p>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手滑了,”裴临一脸无辜,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</p>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张倩倩怎么会信他不是故意的话,脸都气白了,“你给我去把地毯洗干净,不洗干净你今天休想出这个家门!”</p>

    裴临看了眼手机,微笑说:“可是我今天要去公司,要迟到了,洗地毯的事情只能拜托阿姨了。”</p>

    说着,他起身往门口走。</p>

    张倩倩哪里会放他走,正要拦他时,被裴紧紧拉住衣角。</p>

    “妈妈,不要凶哥哥,呜呜。”裴的声音带着哭腔,看得出来他拦住张倩倩是拿出了十分的勇气。</p>

    张倩倩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裴临给这位小战友点了个赞,打开门,冲他们摆摆手:“记得要手洗哦,机洗会洗坏的。”</p>

    张倩倩:“.............”</p>

    裴临心情舒爽地走出裴家,让你非要作死!</p>

    他今天确实要去一趟公司,纪芸给他要到了最近走红的一首新歌授权,让他去录个翻唱。</p>

    以前他那些作品的唱功跟现在比太不上台面了,现在趁着人气正好出点作品固粉,翻唱作品也是作品。</p>

    翻唱的歌叫《一百分的甜》,是一首俏皮又可爱的恋爱甜歌,原唱还带点撒娇口吻,甜得人心肝胆儿颤那种。</p>

    裴临一开始是拒绝要录这首歌的,他一个大老爷们,灵魂已经是个27岁的老男人了,还要录这种歌,羞不羞耻!</p>

    但纪芸一反以前好说话的态度,坚决要他录,裴临做了那么久的顶流,当然知道她的想法,现在的粉丝就喜欢自己的哥哥唱这种,又甜又撩,能激起一地少女心。</p>

    算了,录就录吧,为了早日成为顶流,让季柏廷跪下叫爸爸,忍了!</p>

    裴临工作起来很认真,全心投入录音中,完全不知道纪芸趁着他专心录音时,用手机偷偷拍了一小段,上传微博。</p>

    裴临工作室:嘘,冒死偷拍的福利,不要让临临知道哦~[视频]</p>

    视频里,裴临戴着耳机,正在专心唱歌,他的肢体动作和表情跟着歌曲变化,甜时会眉眼弯弯地笑,撒娇时会羞涩,像极了时下流行的小奶狗。</p>

    【啊啊啊啊临临太可爱了,妈妈抱!】</p>

    【妈呀是《一百分的甜》,甜死我了,期待正品!】</p>

    【天呐这是什么神仙视频,崽崽太萌了呜呜呜,吸爆~】</p>

    【叫你们不要@裴临,不要让@裴临知道,你们非要@裴临,听我一句劝,不要再@裴临了好嘛?不许调皮@裴临你说是吧@裴临】</p>

    ......</p>

    裴临在录音室一呆就是一整天,一直到傍晚才出来。</p>

    纪芸见他脸色不是很好,担心地问:“没事吧?”</p>

    裴临摆摆手:“有点累,芸姐,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。”</p>

    大概是在密闭的录音室呆久了,他有点头昏脑涨,嗓子也因为唱了一天痒痒的。</p>

    “等下,”纪芸叫住他,说,“《九块九的盛宴》真人秀邀请你去做嘉宾,我给你接下来了啊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又要他去搞沙雕了!</p>

    《九块九的盛宴》,顾名思义,就是要嘉宾用9块9买食材,想办法做出一顿有荤有素的饭菜来招待客人,艺人们为了做出一桌盛宴来各种搞怪沙雕甚至黑暗料理,反正就是个搞笑节目。</p>

    这是一款比较火的真人秀,人气不错,裴临屈服于现实,含泪答应。</p>

    他这是要在沙雕路上一条走黑吗?</p>

    裴临开车回家,实在浑身酸软累得慌,晚饭都没吃,就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,一直到被微信的语音电话吵醒。</p>

    他摸过手机,被屏幕的亮光刺得眯起眼,看到“哥哥”两个字在屏幕上跳动,不知道对方这时候跟自己语音干嘛,接起来。</p>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他声音涩涩的,带着鼻音,有气无力。</p>

    “生病了?”季柏廷冷淡的声音传来。</p>

    “唔,才睡醒,怎么啦?”</p>

    “给你送票,快到你楼下了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:“..............”</p>

    请问快递它不香吗?</p>

    您季大顶流出场费千万,为什么要把金贵的时间浪费在送票这种事情上!</p>

    “哥哥你亲自送过来的吗!”裴临瞬间从沙发上坐起来,忽略掉晕乎乎的头,惊喜,“啊啊啊我何德何能,居然让哥哥亲自送票,我不配。”</p>

    “机场回家路过顺便,还给你带了礼物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:“???”</p>

    tmd又送礼物?</p>

    上次是感谢他,这次没有缘由吧。</p>

    卧槽季柏廷要是换个性别,他都要怀疑他在追求他了。</p>

    裴临挂了语音下楼,不一会儿季柏廷的车便到了,他的助理下车从后座搬了个箱子下来。</p>

    没错,是搬,不知道装了什么秘密武器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没下车,打开车窗给他递票。</p>

    “你脸怎么这么红?”季柏廷看到裴临脸上不正常的潮红,微皱眉问。</p>

    “很红吗?”裴临迟钝地伸手揉了揉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抓住他伸过来接票的手,果然接触到一片滚烫。</p>

    “你发烧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哦......难怪头这么晕。”肯定是昨天洗冷水澡害的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这孩子能健康活到这么大真不容易。</p>

    “上车,”他声音果断,“我送你去医院。”</p>

    原本无精打采的裴临一听说要去医院,顿时后退一步,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说:“不要!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挑眉:“怎么?”</p>

    “我家里有退烧药,吃点就好了,”裴临冲他挥手,可能是发烧的原因,笑得傻兮兮的,“哥哥才下飞机很累吧,快回去休息吧,谢谢哥哥的礼物,我太喜欢啦!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见他飞速接过助理手中的箱子,那箱子并不沉,他却一个趔趄,助理赶紧扶住箱子,才免于掉地上的悲剧。</p>

    “好沉......”裴临喃喃。</p>

    “上车,”季柏廷懒得跟他扯皮了,不容反驳地说,“不然开除你粉籍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:“!!!”</p>

    老子踏马求之不得,快点把我开除吧!不要犹豫,我愿意原地卷铺盖滚蛋不带停顿那种!</p>

    “不可以!”裴临委屈,“哥哥你这招太毒了。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勾唇:“上来。”</p>

    “哥哥......”</p>

    “快点。”</p>

    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裴临见季柏廷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把他送医院,只能不情不愿地坐上去。</p>

    保险起见,季柏廷带他去的是私人诊所,朋友开的,医生护士都认识他,保密性好,医疗水平高,除了贵没什么缺点。</p>

    “这边过去要半个小时,你眯一会。”季柏廷声音淡淡,递了个靠枕给他。</p>

    “谢谢哥哥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靠在靠枕上休息,季柏廷这车子的性能挺好,不颠簸,但车子跑动的感觉还是让他很难受,根本不好休息。</p>

    刚好这时,纪芸给他发微信,说《九块九的盛宴》的盛宴官宣了,让他去点个赞。</p>

    裴临登上微博找到《九块九的盛宴》官博点赞,季柏廷正要叫他别看手机不然更晕,就见他不知道点开了什么。</p>

    然后,裴临带着撒娇腔调的歌声从手机里传来。</p>

    “不管白天还是夜里,就是想......”

    裴临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他整个人都清醒了,不假思索地锁屏关声音。</p>

    艹,纪芸居然把这种视频上传微博,难怪他微博今天那么多的艾特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应该......没听到吧。</p>

    他偷偷瞄了眼季柏廷,只见季柏廷闲散地靠着后座,姿态慵懒,感受到他的视线,他转头:“怎么?”</p>

    “没,”裴临暗自松了一口气,揉眉,“头有点晕,我,我睡一会。”</p>

 &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