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

    纪芸还有事要去公司, 丹丹留下来照顾他。</p>

    丹丹把小猪公仔拿出来,放在电视柜上,10只按从小到大排列, 整整一排。</p>

    “哇哦, 好可爱哦,”丹丹跪在柜子前,星星眼看着10只小猪仔, 被萌得不行, 说, “临哥原来你这么少女心呀!”</p>

    裴临:“???”</p>

    什么心,你再说一遍,看我怎么让你满地找头。</p>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季柏廷忽然什么毛病,好端端的送那么多猪给他。</p>

    暗示他是猪?</p>

    他才是猪!</p>

    季柏廷一天都没回他消息, 也不知道是没看到,还是忘了回。</p>

    裴临一直心痒痒地想问他为什么送他这么多的猪,结果对方不回消息, 他又不想再去戳一下他,总觉得那样他特别在意一样,输了牌面。</p>

    对家面前, 输什么也不能输牌面!</p>

    裴临这感冒来势汹汹,尽管纪芸把各种凉茶都给他灌了一遍, 可他的嗓子还是跟公鸭嗓一样, 在失声的边缘疯狂试探。</p>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飞c市。</p>

    在机场刚巧跟他同一班飞机的黄心远, 这次黄心远跟助理来的, 陈煜没跟。</p>

    黄心远见他一脸病气, 说话也哑着嗓子,说:“你怎么多病多灾的, 上次受伤,这次又感冒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也郁闷,哑着声说:“我也郁闷我生活为何如此丰富。”</p>

    “不行,我听你说话好难受,整颗心都在挠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笑:“那万一我跟你抽到一组,你岂不是要抓狂。”</p>

    事实证明黑锦鲤真的具备乌鸦嘴功能,中午抽签,裴临和黄心远抽一起了......</p>

    裴临和黄心远的音域很相近,选歌非常好选,两个人可以尽情选加分的歌,就是裴临这嗓子,他试着唱了一下,跟破风箱似的。</p>

    黄心远虽然上午嫌弃了他声音,但一直安慰他没事,多灌点凉茶,明天就好了。</p>

    裴临知道他这状态明天怕是也改善不了多少,他跟黄心远一起,纯粹是拖他的后腿,思虑良久,决定退出这场比赛。</p>

    节目组有紧急预案,碰到谁不能上,可以选一位导师一起唱。</p>

    裴临并没有跟陈煜商量,而是自己找到了总导徐导和大导师季柏廷,说明了自己想退出的决心。</p>

    徐导听他说话也牙酸,但是裴临的爆点那么足,人气那么高,他当然不可能轻易放他走。</p>

    “你如果退出的话,这次会没有分,下次即使拿满分,也没晋级的可能了,明天或许情况会好转,你再努力一下吧。”</p>

    比赛导师打分都是9-10之间,无论唱得多差,都不会掉下9分,但如果不参加,就是0分计算,到时候三期结束,人家都是27分以上的成绩,他最高也只能拿不到20分。</p>

    所以放弃等于淘汰,神仙都救不回来那种。</p>

    他说的这些问题,裴临来前都考虑过了。</p>

    他退出这次比赛,等于自动放弃了晋级权。</p>

    但是:“我可以努力,但我不能拖累别人。”

    上次黄心远的成绩是第六,只要接下来他发挥正常,前八肯定是不成问题的。</p>

    这个舞台很吸粉,人气又高,多苟一期,都能赚一大波人气,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走得更远一点。</p>

    徐导没想到他考虑的是这个,更头疼了,来回踱了两步,说:“要不这样,你跟你的搭档,黄心远是吧,这次情况特殊,都可以选一个导师对唱,行吧。”</p>

    “这样不好吧,”裴临无奈,“对其他人不公平。”</p>

    他们四位导师,每一位都是专业级别的歌手,跟他们对唱,极大可能是被带飞,这样子对其他选手不公平。</p>

    如果他退出,黄心远跟导师对唱,属于启动紧急预案,情况又不一样。</p>

    “......”导演没辙了,第一次痛恨起这个对唱pk的赛制来。

    如果裴临走了,这个节目大打折扣,他还靠他上热搜挖掘爆点呢。</p>

    他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一边半坐在桌子上,抱臂微垂下头一直没吱声的季柏廷,希望他能挽留他这位小粉丝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昨天没回他的消息,这会儿见面,裴临生出一种二人在冷战的错觉。</p>

    呸,是季柏廷单方面地冷暴力他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抬起头,深邃的墨瞳看着他:“你考虑清楚了?”</p>

    他表情淡淡,看不出任何情绪,不知道对于他的退出抱以何种态度。</p>

    裴临:“对。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点头,说:“既然如此,作为导师,我尊重你的选择,也......”</p>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</p>

    他的话被敲门声打断,徐导正烦躁,说:“进来。”</p>

    休息室的门打开,进来的却是黄心远。</p>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在这里,”黄心远喘着气,显然是跑过来的,他说,“徐导,季老师,我不同意他退出比赛。”</p>

    徐导本来就不愿意他退,一听这话眼睛一亮:“我们正说着这事情呢,你也劝劝他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无奈,咳了两声清了下嗓子,说:“我这状态真没办法唱,你要让我留下给黑子们狂欢的黑历史吗?”</p>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在乎别人的目光,”黄心远看着他,说,“我知道我在这个舞台走不了很远,但你是我最希望夺冠也最有希望夺冠的人,我想看你拿第一。”</p>

    说着,他附到裴临耳边,小声说:“要是林双韫那东西夺冠,我会膈应死的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噗嗤一下笑出声来,这林双韫是有多招人恨啊。</p>

    不过他夺冠,应该确实挺膈应人的。</p>

    黄心远认真地看着他:“行不行?”

    徐导目光切切地看着他,连季柏廷也微微抬眸,向他瞥来。</p>

    “那......不准嫌弃我声音难听。”</p>

    徐导松了口气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倒是一脸季式平淡,表情都没变一下,只是说:“加油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黄心远选的是一首调比较低的慢歌,充分照顾了裴临的嗓子,</p>

    但公鸭嗓能唱出什么好听的歌来,他们的组合,不负众望地拿了最低分。</p>

    特别是裴临,拿到了开播以来最低的9.013,而且那0.013,还是谢沅白打的0.05分同情分。</p>

    其他导师全部亮了9分。</p>

    弹幕炸开了。</p>

    【这是历史最低分了吧,2333申请个记录吧】</p>

    【都这样了还上,精神可嘉】</p>

    【有什么精神的,一点都不尊重观众和导师,辣耳朵】</p>

    【理性讨论,裴临下周能逆袭回来吗?】</p>

    【现在第八名是9.563,他是9.412,他下期差不多要拿9.9才稳,不然都要看别人脸色】</p>

    【这也太难了吧,万一抽到个跟自己音域不搭的搭档呢,本来有希望问鼎的,可惜了】</p>

    【我听说8进6赛制是和导师合唱呢,hhh淘汰了刚好,我就放心了】</p>

    ......</p>

    裴临他们刚从舞台上下来,周逸率先跑过来。</p>

    他神情难过,强颜欢笑地说:“临哥,下周再杀回来!”</p>

    “好,”裴临嗓子已经哑得要失声了,只能简洁鼓励他,“等下加油。”</p>

   &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