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

    这首歌是季柏廷出道那年唱的。</p>

    那时候他音域还没现在广, 唱功也不如现在扎实,唱不来太高的音,这是他粉丝见面会时粉丝点的, 然后喜闻乐见破音了。</p>

    郁谨和季柏廷的粉丝互相battle时, 这是他们必甩的黑历史之一,跟裴临那首现场版《夜行》一样,是公开处刑对方的最佳利器。</p>

    这果然是个黑粉。</p>

    只见黑粉还特别无辜地说:“哥哥这首歌, 这是我入坑的歌, 那时候我被后妈虐待, 感觉未来一片迷茫,这首歌像一束光强势地刺进了我阴霾的内心,让我重获新生。”</p>

    “......”他差点信了。</p>

    不过季柏廷也没揭穿他,看小朋友瞎n瑟, 他莞尔。</p>

    “那祝你从此前途一片天光,不再迷茫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有点惊诧,季柏廷的忍耐力这么好?</p>

    只见他脸上依旧是平时带着些冷漠的淡然, 仿佛播放器里传来破了音的“死了都要爱,不淋漓尽致不痛快”不是他唱的。</p>

    卧槽,这脸皮, 够厚!估计城墙在他面前都要失色。</p>

    哼,肯定是觉得在粉丝面前不能丢份, 有苦不能言, 只能故意装大方。</p>

    裴临不无恶意地想着, 在破了音的《死了都要爱》歌声中, 愉快地把季柏廷送回家。</p>

    ......</p>

    这次红台的绽放在夏夜晚会请了很多明星, 今晚微博热搜的词条一半都被晚会相关的承包了。</p>

    其中最热的就是季柏廷的水中跳舞和□□,他女友粉全疯了, 恨不得把整场表演一帧帧地截图,再舔过去,热搜迟迟下不去。</p>

    裴临被季柏廷坑了那么多次,终于翻身做了次爹,心情舒畅,回去后就找不瘦100斤不改名妹子把图修了,然后发微博。</p>

    他坐的位置很前排,拍的照片也比其他站姐饭拍要清晰很多,酷且a的眼神表情,完美的腰线,引人无限遐想的臀线......加上不瘦一百斤不改名妹子出神入化的修图技术。</p>

    【星大这是什么神仙饭拍,好不容易活过来的我再次窒息啊啊啊啊!】</p>

    【我刚续上的血槽又空了,别拉我,我还能舔,我的鼻血不值钱】</p>

    【我幻肢石更了,性感哥哥,在线索命】</p>

    【星大的位置好前,这都快到嘉宾席了吧,羡慕可以抢到这么好的票】</p>

    【我宣布,星大是今天饭拍的mvp!】</p>

    【临临妈妈不允许你看这么色的表演,被掰弯了怎么办!】</p>

    ......</p>

    “?”</p>

    裴临嗤笑,就算全世界只剩他和季柏廷了,他也宁愿找自己的五指姑娘解决。</p>

    因为季柏廷弯?不如跟他说母猪能上树,他更信一点。</p>

    这时私信“叮”地一声,他和季柏廷的cp粉头子桃呆呆又来了。</p>

    桃呆呆:临临,你终于又发哥哥的图了呜呜呜

    桃呆呆:这阵子柏林党都要被那个土里土气的轰嘿cp给虐傻了,一群邪教!</p>

    轰嘿cp就是裴临和周逸的cp粉,上次周逸出来澄清,打脸妈妈粉,简直成了轰嘿cp粉们的狂欢,他们的超话粉丝瞬间过万。</p>

    大家可能还带着点跟周逸妈妈粉对着干的意思,各种视频、同人图和同人段子不断,已经隐隐成为最热cp之一。</p>

    不过这种纯属粉丝意/淫的事情,官方也管不了,只能尽量不同框。</p>

    柏树底下看星星:你们不是吉林党么?</p>

    桃呆呆:悖憋说了,上次cp群里不知怎么混进了个吉林的哥们,知道我们属性后,发了长长一段语音把我们训了一顿,说我们一群小姑娘脑子里整天都是啥玩意儿,意淫两个大老爷们恶不恶心呐,能不能正经点儿啥的。</p>

    桃呆呆:你带入东北话感受一下那语境[捂脸],我们集体都懵逼了,火速改了cp名转移阵地</p>

    噗哈哈哈哈。</p>

    裴临不厚道地笑了,哥们干得好啊,给你点个赞。</p>

    柏树底下看星星:那你们改成现在这个,不怕来个柏林的哥们再把你们训一顿吗?</p>

    合着你们就跟地名过不去了是吧。</p>

    桃呆呆:没事,群里没姐妹听得懂德语,就让他鸡同鸭讲去吧</p>

    柏树底下看星星:......你们还挺乐观!</p>

    桃呆呆:必须的!嘿嘿嘿,小临临你今天近距离看哥哥表演爽不爽?

    桃呆呆:图都那么欲,现场一定更劲爆,哥哥的□□有没有成功让你兴♂奋起来</p>

    裴临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又来了又来了。</p>

    裴临不知道原主跟这位关系多深,知不知道他那些小号,说自己是直男会不会被甩一脸他曾经疯狂表白季柏廷的话,只能打了个哈哈,火速下线。</p>

    他一定要尽快红起来,把这该死的粉皮脱了!</p>

    ***</p>

    之前季柏廷有说要给裴临指导,裴临内心虽然强烈拒绝,可人家这是好心,而且看得出季柏廷确实希望他晋级。</p>

    裴临不至于这么不识好歹,所以当时愉快地跟他约了一天补课时间。</p>

    至于补课地点,公司练歌房肯定去不了,季柏廷的目标太大了,要被谁拍到了曝出来,让外界知道季柏廷公然去他公司给他补课,不说热搜炸不炸,柏叶一定会炸。</p>

    思来想去,家里最安全。</p>

    所以裴临主动提出在他家里补,他那房子虽小,门一关隔音效果不错,不至于吵到邻居,就是设备稍微简陋了点。</p>

    但他也不是练歌,而是上课,足够了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对此没有提出异议。</p>

    这是季柏廷第一次到裴临家,一进门就看到电视柜子上放着的10只小猪,冷峻帅气的脸上,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。</p>

    只见10只小猪身上,都被裴临放了他的应援物和周边。</p>

    老大头顶戴着个花里胡哨的粉色发箍,上面印着“pick季柏廷”的粉字,很眼熟,貌似是他上次酷乐盛典结束后,裴临找他签名时袋子里掉出来那个。</p>

    老二猪蹄子上挎着一个周边小提包,上面有一张他的高冷又斯文的照片,被猪挎在手里,惨不忍睹。</p>

    老三背上骑着他的周边小人偶,老四猪鼻子上挂着周边钥匙扣......最小的最惨,被放在他的周边杯子里,只剩下一个猪头在外面,无辜又呆萌地看着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:“.................”</p>

    这黑粉越来越明目张胆了。</p>

    裴临看季柏廷对着昨晚自己布置了一晚上的成果,终于不淡定了,心里开心得不行。</p>

    他乖巧.jpg:“哥哥,是不是很可爱,我把哥哥送我的礼物和我对哥哥的喜爱放一起,每天一回家就看得到,什么疲劳不开心都被关在门外啦!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静静地看着他:“可爱。”</p>

    你比较可爱。</p>

    裴临开心地比了个耶,又招呼他:“哥哥这里坐,要喝点什么,咖啡可以吗?”</p>

    “白开水就行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去给他接了一杯白开水,自己则接了一杯咖啡。</p>

    “我这里比较简陋,委屈哥哥啦。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说:“不会。”</p>

    “那,”裴临从茶几底下掏出一个小本本,在季柏廷旁边的沙发坐下来,“现在开始吗?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听哥哥亲自□□我了!”</p>

    “......”他确实很想□□一下这位黑粉。</p>

    裴临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看破了身份,摊开小本本在膝盖上,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季柏廷,一脸看我多勤奋好学啊,爱豆夸我夸我快夸我。</p>

    然而这位爱豆狗眼瞎了看不到,淡淡地说:“好。”</p>

    嘁,没劲。</p>

    裴临本来以为今天就是虚假营业吹彩虹屁的一天,他承认季柏廷唱功好,但只有这一天的时间,能教出什么好东西来。</p>

    唱功本来就如滴水石穿,日积月累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不是新手了,到了现在他现在这个境界,想进步一点都很难。</p>

    然而万万没想到,季柏廷讲的内容,全部都是针对他的不足,不能说让他有个质的飞跃,但确实让他受益匪浅,甚至一些小细节,他自己平时都没注意,季柏廷通通指出来了。

    自《偶像之声》播出至今,他在季柏廷面前唱了三首歌,哦,加上那次沙雕商演是四首,季柏廷已经把他的不足之处掌握得一清二楚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说要帮他,是因为真的能帮到他。</p>

    裴临内心忽而有点复杂,相处这么久,刨去他对季柏廷的成见,他感觉季柏廷这人挺好的。</p>

  &