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

    裴临听到抢救二字, 条件反射地一个激灵,把料理台上的一瓶酱油碰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一声,厨房地板变成了一锅颜色透亮的卤煮汤。</p>

    裴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 摘了围裙换鞋子, 直接开车往张倩倩所说的医院赶。</p>

    去的路上,裴临稍稍冷静后,又觉得这事情没那么简单。</p>

    不是裴临恶意揣摩他后妈张倩倩, 按照一般思路, 如果裴父出事, 尤其是到了要急救的地步,张倩倩对他的态度肯定是能瞒则瞒,要他爸有个万一,可以打他个措手不及独吞家产。</p>

    就跟皇子们争皇位一样, 不都要想方设法把对自己有威胁的人先支开么?</p>

    现在张倩倩主动给他打电话告诉他病情,可能的原因太多,要么单纯是裴父病情太重, 已到了弥留之际,见他最后一面,要么是医药费太贵, 张倩倩想让他承担,还有可能就是这其中有陷阱......</p>

    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 裴临谨慎地给纪芸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, 纪芸本来就要恨死他这个后妈了, 要不是她恶意关掉热水器, 裴临就不会洗冷水澡, 就不会感冒,就不会淘汰, 听了裴临的话,忙让裴临新请的男助理喻植先过去,自己飞速处理完手上的事情,也往医院赶。</p>

    裴临和医院外跟喻植会和,二人一起进了医院。</p>

    找到他爸的病房,在门口,他碰到了几个他爸公司的高层,有个上次裴父过生日来过裴家,裴临认识。</p>

    老板出现这种事情,几位高层的脸色都很凝重。</p>

    不过看他们的样子,并不像是送裴父过来抢救的,更像是来探病的。</p>

    裴临留了个心眼,把口罩摘下来,露出他精致好看的脸。</p>

    他直接问那几位高管:“各位叔叔,我爸怎么样了?”</p>

    这些高管当然都认识他这位最近大红大紫的“太子爷”。</p>

    几位高管互相看了眼,上次来过裴家的李总说:“是小临啊,裴总他突发性脑溢血,不过现在已经脱离危险,转入神经外科病房了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提着的一颗心放下来:“那太好了,我刚听阿姨说在急救,吓得不行。”</p>

    几个高管又隐晦了交换了个眼神,还是李总开口:“咳,裴总他昨天就抢救成功了,在重症观察了一晚,今天转到普通病房的,那个......你们家的事我不应该管,但你工作忙归工作忙,平时也要多注意和家里联系啊。”</p>

    果然是这样。</p>

    裴父昨天就被送过来了,一开始张倩倩根本没想让他知道,今天忽然改了主意,这其中的意思就很意味深长了。</p>

    裴临表面不动声色,一脸听训的表情说:“好,是我疏忽了,谢谢叔叔。”</p>

    高管也知道这位“太子爷”,在家地位恐怕不怎么样,也没过多寒暄,让他进去看裴父。</p>

    裴父还处在昏迷状态,脸色惨白,像一下子苍老了10岁。</p>

    裴父还没到50,身体一直不错,平时连感冒发烧累的常见病痛都很少,所以完全没料到他会突发性脑溢血。</p>

    脑溢血三个字听着就很吓人,裴临在病房坐了一会,起身要去跟医生了解一下情况,却在门口被张倩倩拦了下来。</p>

    喻植的神经立刻条件反射地紧绷起来,他的职责说是助理,其实就是负责保护裴临的,所以对于这个很有可能会害裴临的坏女人百分之百仇视。</p>

    张倩倩倒是没有了以前那嚣张样,她的脸色不是很好,头发也有点乱了,她说:“我想跟你说几句话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微微皱眉,不过还是做了个请的姿势。</p>

    就跟上次张倩倩关掉热水器一样,作妖这种事情防是没有用的,不如干脆听听她肚子里捣腾什么坏水。</p>

    病房外就有椅子,二人在椅子上坐下来,喻植坐在裴临旁边,张倩倩不悦地说:“我们家里的事情,不必说给外人听吧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微笑:“你可以选择不说。”</p>

    “......”张倩倩被堵了一下,脸色又肉眼可见地不好起来,不过她忍住了。</p>

    她说:“你爸的情况你也看到了,脑溢血,死亡率非常高的一种病症,这次虽然抢救过来了,但医生说他可能会丧失行走能力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的手指紧了紧。</p>

    虽然无论是原主还是他,都跟这位父亲没有什么感情,可毕竟是身体连着血脉,而且可能是裴临从小跟着父亲长大,对男性长辈的情感要浓厚点,听到这话心忍不住揪了一下。</p>

    “但是能康复,”张倩倩又说,“有位专家给我介绍了一套国外的恢复仪器,专门针对他这类病症,就是引入的费用昂贵,你看......”</p>

    裴临心里哼笑,果然是有所图,他往后靠在椅背上,姿态闲散,问:“多少?”</p>

    “就......两三百万吧,不是很贵对不对,你一个大明星,赚的钱远不至于此。”</p>

    如果是对于以前的郁谨,两三百万完全是零花钱,可现在的裴临,拿是能拿出这个钱来,只是要伤筋动骨,大部分的积蓄都花出去。</p>

    他哪不知道张倩倩打的什么算盘,她儿子现在还小,裴父一定一定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倒,不然他们家公司不就稳稳地落入他手中了?</p>

    裴临没有立马说行还是不行,只是说:“这事等我先去跟爸爸的主治医生聊聊再做打算。”</p>

    如果真有这么好的仪器,可以把裴父治好,裴临不介意花这个钱,当然他不会全额出,怎么也要让张倩倩扒一层皮。</p>

    裴父的主治医生是一个40来岁男人,姓曹,是一位主任。</p>

    曹主任热情地请裴临进他办公室坐,笑眯眯地说:“我女儿特别喜欢你,这回我得以公谋私要个签名,她估计得开心好几天。”</p>

    “那我太荣幸了,”裴临也笑,跟他客套了两句,才问,“曹主任,我爸他病情严重吗?”</p>

    “送医及时,说不上太严重,不过肢体功能会受到影响,出现偏瘫症状,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康复治疗和复健,不用太担心,令尊的情况很乐观,积极治疗有希望全面康复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说:“刚我......家里人跟我说,国外有专门针对这类病症的康复仪器,就是价格高昂了点,不过也不是不能承担,您看推荐吗?”</p>

    “没必要没必要,”曹主任摆手,“令尊这情况算非常乐观的,完全康复只是需要一些时间,不必搞崇洋媚外那一套,效果说不定还不如让咱中医科那边给针灸扎两下。”</p>

    这位主任在神经外科的名气很高,他都说不用,裴临当然也十分信任。</p>

    从办公室出来,纪芸也到了,裴临把大概的情况跟她讲了一下,纪芸几乎只剩冷笑了。</p>

    “你这个后妈小算盘倒是打得响,指不定在这中间吃着多少回扣,也就这点出息,看看人家真正厉害的,都直接自己上位当总裁了,搁这想些有的没的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摇摇头,她要有这本事,也不至于做出关热水器这么丢份的事情来。</p>

    “你要在这里陪护吧,”纪芸又想到了另一件事情,“那明天的节目还能录吗?”</p>

    明天裴临要去录《九块九的盛宴》那真人秀,之前已经签好了合同,也官宣了。</p>

    如果现在推掉的话,违约是一回事,节目组要重新找人顶上,可能会来不及了,节目组录节目场地都是按天租借的,他不去的话虽情有可原,但太没职业精神了。</p>

    “可以,没事。”</p>

    “行,那我给你找两个护工轮流看顾,我有时间也会过来看望,保证不会有差错。”</p>

    “谢谢芸姐。”</p>

    纪芸拍了拍他肩膀,安慰说:“不用太担心,裴总他吉人自有天相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倒是不担心裴父,医生都说他没事,那肯定不会有大问题。</p>

    他更担心的是张倩倩,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,说不定又要搞出什么幺蛾子来。</p>

    然而即便知道她会搞幺蛾子,裴临也不能把她怎么样。</p>

    她虽品德不怎么样,但对裴父和裴没得说,裴临看得出来裴父也很喜欢她,他都这把年纪了,裴临这做儿子的总不能直接把他们拆散,太不孝了。</p>

    裴也需要父母的关怀,裴临自己是单亲家庭,深知其中滋味,如果不是迫不得已,他不想让裴也这样。</p>

    ***</p>

    季柏廷从他爸的酒柜里顺了一瓶价格近七位数的红酒,想到裴临喜欢喝咖啡,又从他妈那里顺走了一包上好的咖啡豆,让家里的保姆帮他装好了放车上。</p>

    虽然很不想承认,但他感觉裴临应该更喜欢像许嘉安那种儒雅温煦的人,故而搭了一身看似很随便其实知性又优雅温柔的日常便服,心机地喷了点香水,头发也每一根都打理过,往那里一站,能让万千女粉全部尖叫阵亡。</p>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之后,他开着那辆别人见了就要退避三舍唯恐剐蹭到赔到倾家荡产的车,往裴临家去了。</p>

    裴临家小区楼下没有门禁,他来过一次,记得对方家的位置在哪,直接到了他家的门口。</p>

    然而,门铃摁了半天,都把隔壁的人摁出来开门了,裴临依旧没出来开门。</p>

    “......”他看了眼时间,11点,很礼貌的时间,不可能还没起床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猜裴临答应做饭给他吃,应该不会真乖巧做一桌好吃的出来,但如果门都不给开,就有点过分了。</p>

    他直接给裴临电话。</p>

    响了几声那边就接起来了。</p>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跟平时的元气满满比起来,这声哥哥明显叫得有点低迷。</p>

    然而季柏廷深知这其中蕴含着满满的套路,淡淡地说:“我在你家门口,开门。”</p>

    “啊?”裴临还在医院,听到这话整个人都傻住了,“那个,我不是给你发了消息说,我有急事改天再请你么?哥哥你是不是没看微信?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很确定他没收到这条微信,因为他刚刚才从微信界面退出来:“没有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赶紧看了下微信,只见跟季柏廷的聊天框里,【哥哥,我爸爸生病住院了,我要过去一趟,实在不好意思,改天再请你】的消息内容,还呈草稿状态。</p>

    ――他当时太急,估计刚好没点到发送键。</p>

    裴临心态崩了,早知道应该直接发语音啊艹!</p>

    他赶忙解释说:“哥哥,我......”</p>

    “算了,”季柏廷打断他的话,“你有事忙吧,挂了。”</p>

    说着,也没等裴临那边解释,季柏廷直接挂了电话。</p>

    裴临解释的话都还没说,就被掐了电话,赶紧又打回去,可还没响两声,那边就挂了。</p>

    “......”这是生气了?</p>

    不是,他的失误导致没提前通知是他的错,可连个解释机会都不给他,就有点太大脾气了吧。</p>

    擦,看不出来季柏廷原来这么小肚鸡肠啊。

    裴临揉眉心,又打开微信,把之前没发送的消息重新发出去,给他解释。</p>

    【随你:我后妈给我打电话说我爸在抢救,我当时太急了一时间没注意到消息没法出去】</p>

    【随你:对不起哥哥,我不是故意的】</p>

    【随你:qaq别生气了好不好】</p>

    季柏廷把手机扔在副驾上,听微信在那响,知道肯定是裴临给他发消息。</p>

    他手覆在手机上,半晌,最终却没把手机拿起来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没生气,一般没什么事能让他生气,就算一开始并不知道他是郁谨,看他是个黑,季柏廷也没对他有意见,甚至还有闲心逗他玩。</p>

    他只是有点失望。</p>

    他以为裴临最多就是做点黑暗料理招待他,然而对方给他准备的是闭门羹。</p>

    他发动车子,才开出小区,座位上的手机铃声又响起来,季柏廷见它锲而不舍地在座位来回震动,微微叹了口气。</p>

    算了,给他个狡辩机会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最终还是心软了,一手开车一手摸过手机,来电显示却是沈丘那家伙。</p>

    “......”也对,裴临那性格,被他挂了一次估计就不爽了,哪里还会再来第二次。</p>

    ......</p>

    裴父下午醒了一会,思维因脑出血有点不清晰,说话也不利索,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,没有问题,裴临也放了心。</p>

    张倩倩听他说不必要引入那昂贵的器械,气得不行,但除了骂他没良心也毫无办法――钱在裴临的口袋。</p>

    傍晚,裴临要飞去录节目的城市,医院这边交给纪芸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那边还是没有任何回复,裴临见自己这么低三下四,对方都一副高高在上爱答不理的样子,也有点来气了,干脆也懒得管他。</p>

    爱气不气。</p>

    《九块九的盛宴》就是一款沙雕综艺,节目组把嘉宾几个投放到一个地方,会有“客人”打电话来点餐,嘉宾必须利用九块九,做出客人点的餐来,客人也是节目组请的嘉宾,然后大家一起共进晚餐,当然这晚餐到底是盛宴还是黑暗料理,就不好说了。</p>

    裴临虽然有心事,但他职业素养很好,在整天的录制中都表现得很积极,也闹了不少梗,节目播出效果应该不错。</p>

    一直到晚上10点,录制才结束。</p>

    这节目录制就一天,晚上回酒店休息,裴临坐回保姆车,丹丹才焦急地跟他说:“临哥,出大事了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心里一咯噔:“怎么了?是不是我爸......”</p>

  &n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