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

    草莓娱乐是圈内恶臭营销号之一, 各种无下限,为了热度和眼球,妈都可以不要。</p>

    但这些营销号, 他们又深知圈内那一套规则, 会搬弄是非,会故意带节奏,可他们不会真正地触犯到法律底线, 只打打擦边球, 最多被发几张律师函。</p>

    然而懂的都懂, 律师函只是唬唬粉丝就罢了,有时候更多的是作为澄清的利器,其实没有什么鸟用。</p>

    比如这次,他只是帮“受害人”发声, 这场仗无论谁是赢家,他都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,因为它只是一个媒介的作用, 顶多让粉丝们骂几句垃圾营销号,但他收获了流量和关注,别说骂几句, 骂几天几夜于他而言都没关系。</p>

    反而别人越骂他,他获得的关注度越高, 对他越有利。</p>

    多少艺人的名声, 就是被司马营销号各种节奏给带坏的。</p>

    而这草莓娱乐, 黑裴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 可以说积怨颇深, 有事没事就要踩他一脚,恶臭至极。

    包括这次事件, 其实草莓娱乐才是真正的背后推手,不然单凭一个张倩倩,哪里来的那么大本事,她那点脑子只够给裴临下点绊子,再大的风浪就翻不出来了。</p>

    裴临不是那种要把人逼上绝路的人,更不会有事没事去打人家的饭碗,一定是别人帮他逼到无路可退了,他才放大招。</p>

    包括之前那个陆琪琪。</p>

    包括张倩倩。</p>

    但这次草莓娱乐已经不是单纯黑他了,其心之恶毒,明摆着是想搞臭他。</p>

    他知道季柏廷也许不能像电视剧里那些霸总一样,摆摆手就让草氏天凉王破,但他一步步走到今天,工作室运营多年,体系成熟,积累了一般娱乐公司根本无法企及的人脉资源,把一个小小的草莓娱乐整到破产,根本不在话下。</p>

    把郁谨工作室转型成经纪公司的陈煜当然也能。</p>

    可季柏廷有这个心,裴临就很开心。</p>

    这也是季柏廷递给他的一个大台阶,让他舒服地下来。</p>

    本来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裴临闻言,终于用了一只正眼看季柏廷:“真的吗?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:“一言既出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哼哼唧唧:“昨天我真不是故意要放你鸽子。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看他一脸别扭,难得捕捉到了几分郁谨的影子,心都软了,口气低沉:“我知道。”</p>

    “那......等哥哥有空,我再请?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他,裴临也不好意思再去恶搞什么黑暗料理了,真心实意想请对方吃顿饭。</p>

    “好。”季柏廷看了眼时间,说,“不早了,先休息。”</p>

    “嗯,哥哥晚安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的口气又飞扬起来,连带着季柏廷也心情也跟着明媚,含笑:“晚安。”</p>

    挂掉季柏廷的视频通话,裴临才发现自己的微信都要炸了,收获了来自各路小伙伴的安慰和同情,熟的不熟的,甚至连林双韫都给他发了个“摸摸”的表情包。</p>

    总而言之,裴临成了个究极“惨”字大写体。</p>

    隔日,他回北城,行程公开。</p>

    裴临预感到了会有很多粉丝和媒体来接机,但他走出来那一刻还是震惊了,这人山人海,都赶上他是郁谨时的排场了。</p>

    虽然不想承认,但卖惨虐粉真的是固粉一大利器,所向披靡,难怪那么多艺人都爱用这一套。</p>

    看这阵仗,一线流量也就如此了。</p>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,为什么这些粉丝,举的手幅横幅等,都是清一色的六个字两个标点符号:崽崽,妈妈爱你!</p>

    他眼前一黑。</p>

    不行,他是要成为万千少女梦中情人的人,而不是她们的儿砸!</p>

    他不要那么多妈妈粉。</p>

    裴临正想卖个骚,一个粉丝不知道是太激动还是被挤的,手上的手机被挤掉了,“咚咚”两声弹到了裴临脚下。</p>

    裴临收住脚,弯腰捡起来,递到那个粉丝面前,声音又温柔又暖:“给你。”</p>

    粉丝们顿时发出一阵尖叫。</p>

    那妹子激动地接过手机,脸红得能滴出血来:“谢、谢谢哥哥!”</p>

    裴临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冲那妹子一记甜笑wink:“拿好,别再掉了。”</p>

    那妹子差点原地昏厥。</p>

    其他人: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</p>

    哥哥你又撩粉!</p>

    做什么妈妈粉啊卧槽,我哥哥那么撩,女友粉才是王道!</p>

    裴临撩完粉,一身轻松地上车了。</p>

    哼,想做我妈妈粉,想也别想!</p>

    昨天那事经过一晚上的发酵,张倩倩已经被骂得如过街老鼠一般,裴父所住的医院也被找出来,大批媒体蜂拥而至,不得不给他转院。</p>

    裴临让丹丹他们回去休息,自己坐车到了新的医院,裴父刚好醒着。</p>

    他比前天看起来思维清楚了很多,说话依旧不利索,裴临陪他说了一会话,就听到裴父结结巴巴地问:“倩、倩倩怎,不见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的目光沉了沉,随即淡笑道:“阿姨她陪护累,回去休息了。”</p>

    裴父垂下眼,情绪不明,裴临正要扯个话头带过去,听到他忽然出声:“是、是不是,出,什么,事了?”</p>

    裴临没想到裴父这么敏感。</p>

    他深知这事情瞒不了他多久,但他现在不能受刺激,不然再来个二次出血就不好办了。</p>

    “也没有,就被我顶了几句嘴,气冲冲地跑了,估计是被气到了吧。”</p>

    这话可信度高了点,总算把裴父糊弄过去了。</p>

    陈煜得到他回来的消息后,也来了趟医院,买了个果篮,以裴临的朋友名义探望了一下裴父。</p>

    他在病房里坐了一会,和裴父说了几句话,又示意裴临跟他去外面。</p>

    二人到了走廊,陈煜说:“那草莓娱乐不是处处针对你么,今天我就找了人去搞他,你猜怎么着?”</p>

    裴临:“有人比你先下手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卧槽,你怎么知道,”陈煜震惊了,“不会是你吧?不可能啊,你哪有那么大本事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看不起人是吧。</p>

    好吧,他确实没那么大本事。</p>

    裴临哼笑:“我没那么大本事,但季柏廷有啊。”</p>

    “......不是我说,你说这话的口气好像在炫耀我不行,但我老公行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:“...............滚!”</p>

    陈煜皮这一下很开心,不过季柏廷会出面帮裴临,他还是挺惊讶的。</p>

    “说真的,季柏廷这对你也太好了吧,你们以前的恩怨都化开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不可能,我跟他是天生的仇敌,他是以为我是他粉丝才对我另眼相待的,如果让他知道我就是郁谨,你看他把我一锅炖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那不一定,”陈煜压低声音,说,“以前你太仇视季柏廷,我不好说,但我感觉他并没有不喜欢你,你们有时候一个场表演,他还会看你,目光很微妙,有种,嗯......宠溺的感觉。”</p>

    “滚滚滚,”裴临拍掉手上的鸡皮疙瘩,“你别恶心我行不行。”</p>

    陈煜心说我可没有恶心你。&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