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

    裴临的心态崩了, 这时候他只想说:how are you,how old are you?</p>

    为什么他每个综艺都能碰到季柏廷,他这么大咖了还频繁接那么多综艺, 闲的吗, 不怕把人气消耗没了掉下顶流位置么!</p>

    裴临内心腹诽着,脸上一喜:“季老师!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:“换设定了,现在我们是同学。”</p>

    “......”这意思是要他改称呼。</p>

    裴临实在没脸在镜头下叫哥哥, 叫名字也很奇怪, 于是试探地问:“那我叫您季哥?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微微蹙眉, 似乎不是很满意这个称呼。</p>

    裴临怕他说出什么你还是叫哥哥吧之类的话出来,赶紧说:“季哥,我们出发吧,你会带人吗?”</p>

    这剧组准备的自行车, 看起来不够牢固啊,能承受两个大男人的重量吗?</p>

    还有季柏廷的体力行不行啊,别等下没走一公里, 就蹬不动了,岂不是有(xi)点(wen)丢(le)人(jian)?</p>

    然而这种担(kuai)忧(le)并没有实现,季柏廷说:“自行车不允许带人。”</p>

    咦, 这样吗,平时几乎不和自行车打交道的裴临倒还真不知道这个, 电视剧里不都载来载去么, 女朋友还要坐前面, 就很离谱!</p>

    不过这正合了裴临心意, 他正要假惺惺地表示一下遗憾和失望, 就听季柏廷接着说:“但我可以现场教学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妈的这套路怎么一环连着一环!</p>

    “不好吧,”裴临看了眼时间, “上学要迟到了,要不下次?”</p>

    节目组安排这两个人在一个班,本来就是想赚话题搞事情,见他们如此配合又有有梗,激动得不行,哪里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。</p>

    导演组时刻从监视器看着各方嘉宾的动静,总导在耳麦里对这边跟拍的工作人员说:“让他教让他教,迟到就迟到了,学校那边我去说,你就说没安排车。”</p>

    于是这边的节目助理说:“我们没有安排别的交通工具哦。”</p>

    “打车啊,”裴临说,“或者跟摄像大哥们挤一挤也没关系的。”</p>

    节目助理把心一横,瞎扯说:“我们在两个自行车上安装了拍摄镜头,以及采用无人机拍摄,所以也没给摄像安排车,这路上需要拍素材,所以不能打车。”</p>

    “哦......”裴临心说你特么比我还能瞎扯淡,但他深知不能杠节目组,要服从安排,这才是嘉宾该有的表现,于是转头看季柏廷,“季哥,你体力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这问题问得,季柏廷的脑袋瓜子忍不住想歪了一下,挑眉:“挺ok的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的计划通:“那我们跑步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季柏廷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节目组为了方便他们骑自行车,已经主动把他们的行李先送学校去了,他们现在身上就一个没有书本的书包,轻松得很,跑步完全没问题。</p>

    就是跑去学校,是不是有点太膨胀了,这边过去,坐车过去不堵车都要半个小时吧。</p>

    不过季柏廷对此并未发表意见,点头说:“好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笑了笑,又对扛着摄像机的大哥们和其他工作人员说:“既然没安排别的交通工具,大家就跟我一起跑步过去吧,锻炼身体啊。”</p>

    众人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导演组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裴临看他们那微妙的神色,内心爽极了。</p>

    他兴致高昂:“gogogo!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见他眉目飞扬,一脸得逞的开心,勾了勾嘴角:“走。”</p>

    于是,北城的清晨,朝阳才升起,路上还没多少行人,因此他们错过了这幅奇景:两个穿着白衬衫黑裤子的帅气男人步伐轻松愉悦地在街上奔跑,后面跟着一群扛着摄像机和其他物料的工作人员,由于物料太重,都气喘吁吁,累得跟死狗一样。</p>

    所以,他们为什么要挖坑给自己跳啊泪目。</p>

    裴临听到他们的哀嚎声,终于开心了。</p>

    哼哼,这就是坑我的下场!

    裴临看向季柏廷,小声说:“哥哥,这路上的素材也应该拍足了,等下我们一块加速,跑到前面打车去,怎么样?”</p>

    比起其他人的上气不接下气,裴临可以说一脸轻松,他和季柏廷都是练舞出身,体力自然比别人好,这会儿除了脸上覆了一层薄红,连喘气都没怎么变,一双桃花眼更加熠熠生辉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微微垂眸,说:“好。”</p>

    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,随即不约而同地加速,跑。</p>

    本来已经追得要死要活的工作人员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等他们反应过来,两个人已经跑远了,但他们也没力气去追了,只能自暴自弃地收住脚步,纷纷在耳麦里哀嚎导演求放过。</p>

    两个人跑出去几百米,就完全甩开了那些人,裴临笑得一脸开心,冲季柏廷比了个胜利的姿势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脸上也挂上了一层笑意。</p>

    两个人打了车去育勤中学,季柏廷这种顶流,一眼就被出租车司机认出来了,司机激动地找季柏廷要签名。</p>

    裴临开玩笑说:“我也挺有名的,要不要也给你签一个?”</p>

    司机用后视镜打量了一下裴临,似乎并没有认出他来,干笑说:“不用不用,我有季柏廷的就够了。”</p>

    这大哥还挺实诚的,裴临摇了摇头,并没有放心上,却听季柏廷忽然说:“我是不是没问你要过签名?”</p>

    “啊?”裴临愣了一下,随即笑,“哥哥你别逗我。”</p>

    “没有逗你,我崇拜你的实力与天赋,用不了多久,你的人气就能赶上甚至超越我,不趁着现在要,以后就没机会了。”</p>

    裴临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这话他虽然很爱听,但这牛皮就吹得有点过了吧。</p>

    不过他倒是品出来了,季柏廷明显是帮他找场子啊。</p>

    其实他并不介意这司机的态度,不认识很正常啊他又不是大明星,人家不想要也没什么不对。</p>

    但季柏廷这样做,令人暖心又感动。</p>

    裴临配合他,说:“真的吗?”</p>

    “当然,”季柏廷声音冷冷的,“不要被一些目光短浅的人影响认知,因为他们永远都达不到你的高度。”</p>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:“......”</p>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有被内涵到。</p>

    裴临乐得不行,季柏廷这话也太直白了,看人家司机大哥的脸色都绿了,恐怕要粉丝-1。</p>

    不过还是有被爽到。</p>

    这人,还怪宠粉的。</p>

    季柏廷并没有开玩笑,他从书包里翻出一个小本子和笔,递给裴临:“要to签。”</p>

    “......”你这戏演得也太过于全面了点,司机大哥他知道什么是to签么,要不要有什么区别......</p>

    但裴临这会儿配合得不行,说:“好呀,你想要写什么?”</p>

    季柏廷看他,似笑非笑地说:“我爱哥哥一辈子不爬墙怎么样?”</p>

    裴临:“???”</p>

   &nbs